84岁老太花1600元从上海打车到雁荡山露宿街头,怎么回事?

发布日期:2019-05-13

    84岁的上海老太要去观音堂,

     却被送到了离沪400公里的

     浙江温州乐清市的雁荡山观音洞,

     并被收取了1600余元的车费……

    

    

     所幸,浙江当地警方及时发现了老人,家人将其接回上海。尽管老人平安抵沪,对于出租车驾驶员将母亲“丢”在外地的做法,老太儿子张先生感到气愤。

     出租车司机为何会将老太送往雁荡山?400公里车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今天,记者联系了事件多位当事人,还原了老太失踪后的45小时。

     【17日10:38—16:12 】

    

     1626.00元的打车费

     监控显示,17日早上8时47分,屈老太戴上口罩拎着一包东西独自出门了。

     10时30分许,屈老太在宝山淞发路地铁站附近扬招了一辆海虹出租车,“上车以后,他跟我说要去雁荡山,我跟他说雁荡山很远,我查了一下地图有400多公里,打表要1千多块。她说没有关系的,她有钱的。”当事司机陈师傅回忆,当时屈老太要求师傅到了雁荡山后在当地等她,办好事后第二天再将其送回。

     “我告诉他第二天不是我的班,等不了。”陈师傅说,他当时有些不愿意拉屈老太,还担心万一到了目的地拿不到钱怎么办?于是,陈师傅告诉屈老太是否需要换一辆车,

     “我让她换一辆愿意等她第二天回来的车,后来她又说那就不用在那等了,我就把她拉过去了。”

     10时38分,出租车计价器开始计费,16时12分打表结束,总路程425.7公里,金额1626元。五个多小时后,屈老太到达了雁荡山,司机陈师傅回忆,屈老太在路途中没有什么异样,

     “她就是中途说过,你这个方向去雁荡山对不对。她觉得我绕路了,我说我就是按导航走的。”

    

    

     “到了雁荡山以后,她摇下车窗问路边买水果的,观音洞在哪里。”陈师傅回忆,路边买水果的摊贩告诉屈老太:“观音庙在前面。”陈师傅说,屈老太所说的观音洞,在当地村民口中则是观音庙。

     陈师傅回忆,屈老太下车时曾抱怨车费计费有误,但还是如数将车费付给了陈师傅,

     “一分也没多收,一分也没少给。我把发票给了她,有问题她可以回上海查得到的。”

     就这样,屈老太于下午4时许到达了距离上海400公里外的雁荡山。

     【17日11:00—19日上午8时 】

     母亲失踪后的45小时

     屈老太的儿子张先生每天只上半天班,20年前母亲患上精神疾病后,照顾母亲起居成为他最重要的事。

     17日早上11时许,张先生回到家后发现母亲不在,到平时母亲常去的小超市去找了找,也没见到。下午3时许,张先生电话联系姐姐,还是没有老人的消息。

     “我那时候就有点着急了,但以前她出去之后,5、6点钟就会回来的,天黑了一般就回来了。”

     可是,天色已黑,张先生还是没有等到母亲,便决定去属地派出所报警。警方介入调查后,向全局各个派出所发布了走失协查,扩大搜索范围。

     晚上,张先生和家人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几遍,无果。凌晨12点,张先生回到家中,把家里的灯都打开,坐在家中,等了一夜。

     一大早张先生又到派出所,正在调阅监控的时候,18日上午10时42分,接到了浙江温州打来的电话。电话那边是杭州铁路公安处乐清站派出所雁荡山警务室民警林人国,“那时候我才知道,我的老母亲被出租车司机载到了400公里外的雁荡山。”张先生很气愤,但更多的是担心。

     18日中午12时,他立刻准备好车子,叫上家人一起赶去雁荡山。可这一路上并不顺利,途中两次遇到高速公路封路,原来5小时路程又整整延长了2个小时,直至晚上7时他才到达雁荡山。

     到那以后,我母亲整个人精神已经不太对了,她开始抱怨,喊叫。必须要控制住她才有办法把她带回来。”

     张先生苦笑了一会儿说:“20年了几乎没见过她这样。”

     回程时已是晚上8时,母亲一路的挣扎和抗拒张先生都看着。他想到20年前母亲确诊患有精神疾病时,拒绝了将母亲送至医院的治疗方案,“我不舍得。可是,谁能想到会出这个事情呢?”

     高速路还是封着,张先生开着夜车往上海赶,夜里路上很安静,但是母亲却一直也静不下来。19日早上8时,驱车一夜,张先生直接将母亲送至了医院。“控制了20年的病这次复发了,努力都白费了。”

     【18日9:00—19:00 】

    

     雁荡山警务室的10小时

     屈老太被雁荡山警务室民警林人国找到时,已经是18日上午9时许。在此之前,屈老太独自一人在雁荡山的街头露宿一晚,天亮后,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了雁荡山火车站。

     当时,屈老太在雁荡山站售票厅里自言自语,来来回回走了几小时,想要买回上海的火车票,但是她身上的钱在前日打车就已经都用光了。

     林人国赶到现场,对老太太的身份信息进行核查。一开始,这位老太太面对询问表现出戒备的神情,不愿告诉林人国自己的身份信息。随后,林人国将老太太带至车站民警执勤室,倒好茶水,继续询问。

     “她给我看了一眼她的出租车发票才知道,原来她花了1600多块钱从上海打车过来的。”

    

    

     终于,老太太拿出了老人卡给林人国看了一眼,可又迅速揣进内衣口袋。虽然张先生事先在老人卡背后留下了联系方式和住址,但因为屈老太不配合,林人国并没有发现信息。不过,林人国看了一眼老人卡,便立即记下上面的关键信息,这位老太太姓屈,84岁,户籍地址位于上海市黄浦区会稽路。

     林人国通过这几点信息查到老人户籍地派出所及家庭地址,查询到老太户籍所在地的居委会电话,从居委会联系上了张先生。

     午饭时,林人国给屈老太买了一碗面,随后在警务室里陪屈老太等到晚上7点。“我们发现她昨天一夜都在外面度过的,她找到别人电瓶车上的防寒披风,用那个御寒过了一夜。”林人国说,老太太似乎受了些风寒,看起来很疲惫,掉了很多头发在警务室里。“但是她把掉在地上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捡起来,又扔进垃圾桶,担心弄脏我们的警务室。”

    

    

     运管处:管理条例规定司机出市境需报备

     如今,屈老太已经入住医院,17日上车时她到底说了什么,张先生也无从考证,对于司机陈师傅的说法,他并不认同。母亲常去杨浦的一个观音堂,从家里坐90路公交便可到达。“就算当时是口误,年纪这么大的老太,要到这么远的地方去,驾驶员稍微上心一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代价。”

     昨天上午,海虹出租车公司相关负责人给张先生回电称,驾驶员的行为并没有异常,一切都是符合正常流程的,并表示是监护人没有尽到责任。

     监护人没尽到责任我不否认,但是驾驶员将一个84岁的老人家载出市区,有报备过吗?”

     海虹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告诉记者,离沪时他曾与公司报备,公司嘱咐其注意安全。然而,记者从上海市运管处获悉,经核实了解,司机出市境并未进行报备,但老人很明确地与司机说过目的地是雁荡山。

     根据《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遇有乘客需要出市境或者夜间去郊县、冷僻地区时,客运服务驾驶员可要求乘客随同到就近的公安机关办理验证登记手续,并报告其所在的客运服务企业。乘客应当予以配合。“但这前提是要征得乘客的同意。”运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已要求各出租车运营公司要加强对驾驶员的进一步教育,尤其是当驾驶员遇到年纪大的老人,去比较远、甚至出市境的地方,要多留一份心,“驾驶员遇到这种情况要多问几句,尽可能地掌握乘客的情况。”

     来源|上海警方、周到上海APP

     编辑|吴繁

     the end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